吟风之域

他们之间

ooc是我的,他们永远属于他们自己。

———————————————————————————

向人杰从来自诩队内八卦之王。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一双慧眼可以洞穿LPL无数八卦,比如灵石路小区那位传奇打野和前上单选手的传说中的女朋友;再比如自家前辈下路组合之间的爱恨情仇;当然也包括自家中单和ad之间的那些小关系。所以当韩国ad顶着一头金灿灿的黄头发走进基地的时候,向人杰碰了碰自己右边等排队的苏汉伟的手,问到:“这是什么情况?”

苏汉伟回头看了一眼正在往楼上走的ad,漠然地回头回了一句:“我怎么知道。”末了还加了一句“真tmd丑!”

素来不当人的向二狗漫不经心地接到“你不知道谁知道啊?”快得都不给南东贤打断他的机会。

“我们分手了,别问我。”苏汉伟一边接受对局一边回嘴,全然不顾他的这句话无异于一颗重型核弹,炸得刚刚接完水回来的Zero愣在原地;刚刚摘下耳机的西瓜又默默地把耳机戴回去假装自己没有摘下过;还在吃鸡的兽eo忘记了隐蔽直接被对手爆头。整个训练室一片安静只有扔下炸弹的当事人噼里啪啦的键盘鼠标声。

最后还是南东贤打破了沉默,拿着一盒芙蓉王拖着同样愣在原地的始作俑者出去恰烟。

“东甜,你知道他俩分手了?”点了一根烟,向人杰看着过分淡定的南东贤,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种被背叛的感觉。

南东贤犹豫了半天,才说道,“之前圣俊哥换,和我住的时候说的,怕你们…不舒服…就没有说。”

“你们换房间?那不是S赛之前?”向人杰感觉自己的人生观受到了强烈的冲击。分手了还可以勾肩搭背毫无心理障碍?现在的孩子这么放得开的吗?那个人还是他认识的苏汉伟吗?

解了烟瘾的南东贤掐灭了烟头先回训练室打rank了,向人杰抽完最后一口,掏出手机给还没回基地的957发了条微信[小伟和ad分手的事,你知道吗?]

柯昌宇收到向人杰的微信的时候正在给苏汉伟买糖炒栗子。对于训练室发生的事,早在兮夜扔下核弹之后不久就被小兽转播了过来。

[小伟和陈圣俊分手了你知道吗?]

[他俩什么时候在一起的啊?!]

[我说不准找女朋友所以他们就队内解决吗?]

即便柯昌宇回了一句[你放心,他们有分寸],也没能阻止小兽叮叮咚咚一连串的微信轰炸。最终柯昌宇的饭局不得不草草收场。

将朋友送上出租车,转身往基地走的时候路过卖糖炒栗子的店铺。柯昌宇突然想到从一早起床就嚷着要吃栗子的自家中单,就停下脚步买了一点,就在这个当口向人杰的微信刚好杀到。柯昌宇叹了一口气,回到[已经过去了,二狗你别多事]

柯昌宇拎着栗子进门的时候,刚好和染了一头黄头发的ad打了个照面。点了个头算是打招呼,柯昌宇的所有情绪隐藏在冰冷的镜片之下,让人看不真切。

“给你买了栗子了。”把袋子放到苏汉伟手边,正在回城的苏老板转头看了柯昌宇一眼,乖乖地说了一句“谢谢腿哥。”

坐在苏汉伟旁边的向人杰脸色不太好,没有和柯昌宇打招呼,也反常地没有和苏汉伟抢栗子。柯昌宇站在他们身后OB了一会儿,抬手揉乱苏老板的头毛,说道:“我先上楼了。”

果然柯昌宇刚换好衣服,向人杰就推开了他的房门。“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大概是整个队伍除了当事人以外最早知道这个消息的人。那天他只是上楼那个充电器,却碰见了脸色不太好的陈圣俊从房间里走出来。鬼使神差地柯昌宇推开了他们的房门,没有意外地看见苏汉伟垂着脑袋坐在床边。

许是听见了开门声,苏汉伟抬起头,红红的眼眶就这么直接映入了柯昌宇的眼里。

“你们吵架了?”

“我们分手了……他说的”不知道是不是平时957的温柔可靠的形象太过深入人心,明明是极为私密的事情苏汉伟饿却这么直截了当地告诉了他。

“他说,我们这样是错的。可是,是他,是他先招惹我的。为,为什么他说分开就要分开。凭什么他说是错的,就是错的。”

柯昌宇默默地坐在苏汉伟身边,听着他越来越低的哽咽,不知道应该说么安慰的话。最终只说了一句“小伟,马上就要S赛了。”刚说完,柯昌宇就后悔了。说到底他还是心疼的,明明是还应该待在象牙塔里被人好好保护的年纪,这个孩子却不得不的背负起让没落豪门重现荣光的使命,重压之下竟然连哀悼一下刚刚失去的恋情的时间都没有。

“腿哥,你放心。我不会影响比赛的,我们,会赢!”苏汉伟抬头看着他,圆圆的小脸上还有未干的泪痕,红红的眼眶中还氤氲着水汽,可是他眼中的坚定却也不容置疑。

所以后来,无论是在镜头前后,苏汉伟和陈圣俊还是一如既往地嬉戏打闹,就像他们从来只是一对好朋友。

直到有一天,柯昌宇在收拾房间的时候不小心碰翻了苏汉伟桌上的一本书,掉下来一张便签,上面写着:你要做一个不动声色的大人了。不准情绪化,不准偷偷想念,不准回头看。去过自己另外的生活。



TBC or Fin.



评论(10)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