吟风之域

把酒祝东风3

【国际三禁】

【文章背景是你看起来很熟悉的平行世界】

【OOC是我的,他们只属于他们自己】

———————————————————————————


Mystic's

直到登上飞向中国的飞机,陈圣俊仍然还沉浸在不真实的感觉之中。明明在决定退役的那一刻就告诉自己,把过往的一起留在中国,荣誉也好、心酸也罢,还有那段以为能够天长地久却无疾而终的感情,统统留在中国。没有WE的AD Mystic,只有陈圣俊。但是在接到尹景變的电话的时候,他还是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回去打新老对抗赛的请求。

陈圣俊可以自欺欺人地告诉自己,会答应不过是因为老父亲的语气太过于恳切,或者是因为对于台下那些热情的欢呼太过于怀念。但是他心里也清楚地知道,他之所以干脆地答应是因为尹景變精确地击中了他的软肋,“和兮夜一起并肩战斗”的预设是那么美好,他根本拒绝不了。

所有人都知道,陈圣俊在苏汉伟面前从来没有原则可言。

陈圣俊也不知道他和苏汉伟为什么会走到今天这般地步。他们相识于微末,一起看过饮水机,打过保级赛,也一起捧起过LPL的冠军奖杯,冲进过S赛总决赛四强。明明是同甘共苦过的感情,最终为何会结束得那么让他无能为力。

那个赛季他们的表现并不好。他们在德杯的时候就已经显露疲态,后来向人杰又因为家中变故缺席春季赛,再加上版本的不适应,队伍陷入了花式翻盘和连败的泥潭。他知道那阵子苏汉伟的压力很大,作为队伍唯一的指挥和重要的Carry点,苏汉伟不仅要专注自己的训练,还要帮助其他人磨合。陈圣俊想要为他分担一些却是有心无力,他的状态和队伍的战绩一样低迷,上路稳定、中路carry、野辅是新人,他就成了被千夫所指的人。

在那次要命的春节假期之前苏汉伟的精神状况就已经出现了问题。虽然一直被人喊作队霸,但那不过是因为他年纪最小所得到的宠爱,真正在训练或是比赛的大问题上苏汉伟从来都是一个乖孩子。当苏汉伟第二次没有准时出现在训练室的时候,陈圣俊就隐隐有了不详的预感。他默默调了闹钟去叫苏汉伟起床,却看见他用心疼爱的小孩在被子里蜷缩成一团,仿佛陷在什么梦魇里,睡得不安稳却又醒不过来。他把他叫醒,看见他布满红血丝的眼里满满的疲惫。

陈圣俊想,如果那时候他给他一个亲吻或是拥抱,那么他们的结局是不是就会不一样了。可是他没有,那时候被自责和心疼折磨的陈圣俊选择拍了拍苏汉伟的头,对他说:“快点,训练。”

春节假期之后,苏汉伟的身体状况急转直下,低烧和失眠折磨着他肉眼可见地消瘦下去。一开始为了让他安心养病,队伍临时启用了替补中单,向人杰也临危受命赶回基地,可是事情并没有因此而好转,离开了游戏的苏汉伟眼神日渐空洞。

迫不得已在医生的建议下苏汉伟重新上场。在游戏里兮夜还是一如既往地carry,但是他的憔悴和虚弱却暴露在了所有人眼前。

但是陈圣俊却发现苏汉伟对他的态度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苏汉伟会让向人杰帮他倒水,也会撒娇让柯昌宇帮他拿袜子,却不会像以前那样在觉得冷的时候直接把脚放到他的身上。苏汉伟会趁着小兽他们不注意偷偷跑到南东贤身边蹭他的Coco喝,也会在尹景變煮面的时候过去分一碗,却不会像从前那样伸手抢他桌上的小饼干。苏汉伟在赛前会对着来休息室看他的小明、爱萝莉笑得很开心,在赛后会在握手时接受Pepper、meiko、Uzi他们的拥抱,可是却在他想要抱他的时候拉开距离,扯出一个礼貌的微笑告诉他“我没事。”

陈圣俊知道他和苏汉伟之间出现了问题,却不知缘由也无能为力。队伍不够理想的成绩、他自己起伏不定的状态,都让陈圣俊找不到合适的机会找苏汉伟谈谈他们之间的问题。连南东贤和尹景變都劝他不要着急,一切等到季后赛之后再说。

当他们的季后赛结束之后,苏汉伟几乎是在隔天就离开了基地,快得让陈圣俊措手不及。他不知道苏汉伟为什么这么躲着他。

春季赛的糟糕表现,跌跌撞撞蹭进的洲际赛,用粉丝的话说“丢人别丢到国外去了”,因此除了苏汉伟之外所有人都留在基地集训。

烦躁的陈圣俊每天都处于暴走的边缘,几个新队员都不敢主动和陈圣俊说话。最后还是作为队长的腿哥站了出来,拖着陈圣俊去私聊。

陈圣俊一个人躺在基地的床上,静静回想着柯昌宇对他说的话,“我们也不知道小伟遇到了什么事情,但是你说小伟躲着你,我想问你你对小伟的态度就没有变化吗?”

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不再在镜头前面说“兮夜可爱”了?什么时候开始他不再在人前说“兮夜是我的”了?什么时候开始他在基地里也不再对他说“我爱你”了?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不再是粉丝口中的“向夜葵”了,不再为兮夜偶尔回头是和他四目相视时感到开心了?

陈圣俊知道自己对于苏汉伟的感情和之前没有任何变化,甚至随着他在赛场上的光芒更加耀眼而比之前更珍惜他。可是他不知道苏汉伟对他是不是也是如此。达到过世界赛,去到过全明星,搭档过更优秀的ad,看到过更好更美的风景之后,苏汉伟能不能忍受他起伏不定的状态,在差点去不了世界赛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换个ad,在有了更多更优秀的选择之后他是不是仍钟情于他。

直到在服兵役期间认真地学习中文的时候,陈圣俊终于找到了一个合适的词来形容他当时的状态,患得患失。没有得到的时候担心得不到,得到了之后又担心失去,因为担心得不到所以什么事情都敢做,因为担心失去所以什么事情都不敢做。可是即便什么都不做,他最终也还是失去了苏汉伟。

司马老贼的出现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陈圣俊其实比谁都更早地发现司马老贼对于苏汉伟的心思,那个冷峻的男人停留在苏汉伟身上的眼光温柔而深情,让陈圣俊几乎有了一种照镜子的错觉,只是那时候刚拿到2017年春季赛冠军的他并不以为意。而这一次不同,从季后赛每一次深夜训练之后的宵夜,到洲际赛休息室里兮夜大方地靠着他打盹,他们两个人都没有言明,但是所有人都可以看得到苏汉伟对司马老贼的信任和依恋,司马老贼对苏汉伟的宠爱和包容,以及他们两个人在一起是那种闲人勿扰的气场,无不昭示着这两个人正在恋爱。

陈圣俊还记得那段无意间听到的对话。Rookie问Doinb,司马老贼是不是和兮夜在一起了?Doinb答道,应该是吧,之前季后赛的时候兮夜还请假在成都看我们比赛呢。Rookie又问,我还以为兮夜和Mystic在一起了呢。Doinb也应道,我之前也以为啊,应该是分手了吧。

他们用韩语在角落轻声聊天,大约是怕被人听却不知道被八卦的主角之一就站在转角的另一边。

原来那次假期苏汉伟是留在成都看比赛了啊。陈圣俊自嘲地想,苏汉伟请假的时候其实并没有说是要回家,在他还傻傻地想要怎样才能留住苏汉伟的时候,苏汉伟却已经投入了别人的怀抱。

如果是爱可以让一个人拥有无限的勇气和动力,那么恨也可以。陈圣俊曾经把自己之后的行为归为报复。你实力比我强又怎样?!你和苏汉伟认识比我早又怎样?!你和苏汉伟在一起了又怎样?!和苏汉伟一起刷新登场记录的人是我!和苏汉伟一起刷新组合胜利记录的人是我!和苏汉伟一起夺得LPL第一座S赛总决赛冠军奖杯的人是我!

S赛之后,陈圣俊选择了退役,同时宣布退出当年全明星赛的选拔。在他们捧起冠军奖杯的那一刻,看着身边队友的脸,陈圣俊才真正意识到赢得胜利、拿到总冠军从来不是什么报复,是他们打职业以来一直渴望的,是他来到WE和这些队友一起构建起现在这支WE就渴望实现的。在赛场上再多的雀跃也掩盖不了回到休息室的瞬间,苏汉伟没有躲避镜头直接冲上去抱住司马老贼时,他心中的落寞;再多的记录也不过佐证了Mystic会是Xiye最好的队友,而陈圣俊再也无法陪在苏汉伟的身边。

那一年的全明星因为陈圣俊的退出在ad位置上的争夺变得尤为激烈,最终司马老贼以微弱的优势在最后关头超越了JackeyLove出战全明星。那一年的全明星被粉丝戏称为“WEA的胜利”,打野和双C全部出自WEA。

那一年的全明星陈圣俊坐在电脑前看着苏汉伟再一次大放异彩。尤其是半决赛对阵LMS,在先胜一局的情况下对方4ban中单,苏汉伟最后一个counter位拿出了压箱底的安妮。韩语解说看到这个英雄的时候直呼LPL的中单疯了,但是当安妮做出20层杀人书带着大龙buff连破对面三路的时候,两个解说已经成了苏砸熊最忠实的粉丝。解说说:“可爱的兮夜选手用可爱的英雄安妮打出了恐怖的表现。”

坐在飞往中国的飞机上,陈圣俊拿出iPad再次打开了那场两年多前的比赛。看到LMS的基地水晶爆炸的一刻,苏汉伟先是侧身和Condi击了个掌,然后转身拥抱他的ad,弹幕上密密麻麻地飘过“梦回lspl”。

连播的视频接下去是比赛之后的采访。

“能拿安妮赢比赛当然很开心。”

“感觉当时也没有什么中单可以拿了,对面又偏四保一,安妮刚好能克对面的中单,然后我们的阵容上野和辅助都能开团,我输出就可以了,所以就拿了安妮。”

“队友没什么意见。因为向人杰和小马都是老队友,他们都挺相信我的安妮的,The Shy和田野也觉得可以试一下。”

“要谢谢队友吧,谢谢他们信任我。因为如果不是他们支持我可能不会选安妮,但是可能是知道我真的很想出安妮,所以他们都很支持我。”

苏汉伟的采访像一根针狠狠地扎在陈圣俊的心里。他也是苏汉伟的老队友,当然也知道苏汉伟有多想在世界赛上用安妮取得胜利。可是在决赛筹备会上,苏汉伟用开玩笑的口气说出“如果阵容允许安妮也可以上”的时候,陈圣俊你做做了什么?你和教练还有辅助一起摇头,说:“苏老板,别别别。”甚至没有注意到柯昌宇和向人杰晦暗不明的脸色,没有发现苏汉伟抿紧了嘴唇。

陈圣俊甚至理解苏汉伟的执念,知道他一直想证明兮夜的安妮仍旧是当年在lspl所向披靡的安妮,但是如今的兮夜却不是当年那个在lpl中路被人当成提款机的兮夜。

可是为什么,我和你一起赢得过那么多场比赛,而你最想赢的那一场身边却不是我。

再接下去的一个视频,是那次全明星赛的夺冠剪辑,镜头特写给到捧起冠军奖杯的苏汉伟和司马老贼,屏幕上满满的都是“竹马成双,并肩为王”。

苏汉伟和他的竹马恋人终于站在了山巅,作为故事里的失败者,陈圣俊只能黯然退场。

感觉有人碰了碰自己,转眼一看是邻座的小姑娘给自己递来一张纸巾,对他说:“机舱太暗,看视频容易伤眼睛。”

陈圣俊接过纸巾,和她道谢。

小姑娘突然惊讶地问:“你是韩国人?你会中文?好厉害啊!”

陈圣俊看了眼还在播放着的iPad,锁掉屏幕,闭上眼睛,漠然地回答道:“我以前在中国工作过。”

比赛解说是中文的,采访是中文的,弹幕是中文的,从前只在队友口中中文十级的陈圣俊终于活成了中文十级该有的样子。

承认吧,陈圣俊,说什么老死不相往来,其实你仍然在心底期待着重逢。



———————————————————————————

AD这一章写得出乎意料的长,主要还是觉得马哥那章写得仓促,很多故事没有说明白。

这个故事从一开始崽崽那章成文,马哥那章铺垫,大舅子这章应该算是比较完整地把舅夜分手到马夜在一起的事情说完了。

好了,下一章他们就要见面了。

真·修罗场即将到来。


最后祝食用愉快。





评论(19)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