吟风之域

【马夜】他和他的日常

【国际三禁】

【OOC是我的,他们只属于他们自己】

———————————————————————————

005.关于狗粮

“如果有联盟最会撒狗粮的情侣评选的话,司马和兮夜绝对不是高票当选就是名列前茅。”这个推断来自于和两个人认识很久,并且长期被他们喂狗粮的平野绫。

对此,经常被他们两个人秀一脸的一众人表示,平畜终于说了句人话了。

苏旺仔同学则挥着他并没有什么杀伤力的小拳头表示,这是赤果果的诽谤!

向人杰对此表示十二万分的不屑,伸手缩小了苏汉伟还在等候排队的游戏界面,桌面最底下的任务栏里面赫然停留着和司马老贼的QQ对话框。

明明名字后面都出现小邮轮了,还偏偏要在广大人民群众面前装不熟。某次他们两个和明凯组排,碰到司马老贼和平野绫的双人车,明凯喊着要把司马老贼拉进YY临时五黑。苏汉伟异常兴奋地在一旁撺掇:“你拉啊,下一把他们排到对面我T!”

让苏汉伟把YY房间号发给韩金的话还没说出口,向人杰就听到苏汉伟说,“Condi肯定有啊!”

向人杰的内心是崩溃的。有什么?韩金的的QQ吗?你不是也有吗?!你们也是前队友好吧!你直接发一下很困难吗?!更何况你们明明就在聊天!

向人杰用他亲爱的大龙保证,他绝对不是故意看到苏汉伟的电脑屏幕的,也绝对不是故意窥到苏汉伟正在和韩金的聊天框的。

【这把要是输了就给我买好吃的】

【上次给你买的还没寄到?】

【小饼干都被二狗他们吃了】

【你自己下单吧】

【*\(^o^)/*】

向人杰表示他的眼睛已瞎,这盘游戏没法玩了。

对此陈宇浩也深有同感。作为司马老贼的老相识,他深知这个人的个性用两个字足以概括,闷、骚。对,就是这两个字,分开的那种,对着外人闷,对着熟人骚。

记得RW刚刚成立的时候,队伍里的其他三个人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原来马哥是这样的啊”。

对着兮夜?嗯,那是内人,当然还是不一样的。

韩金倒是不会真的在大庭广众之下秀恩爱,但是身为他同寝室的舍友,陈宇浩表示无形地秀才是最亮眼的。

春节放假前,金泰相眨着一双狗狗眼,问韩金“马哥,湖南是不是有很多好吃的啊?”

被好吃的三个字吸引了的野辅二人也悄咪咪地看到韩金的方向。

被三个人注视的冷漠帝王依然专心地操纵者游戏里的角色,漫不经心地回道:“春节我没回家。”

失望的中野辅三人转回了各自屏幕前,只有一直没有参与讨论的阿光在心里默默吐槽:春节你不回家难道去旅游吗?马上三十了也不动身,年三十有什么好风景吗?

但是阿光并没有说出来,毕竟被自家大腿下路安排可不是什么好体验。

收假的时候,韩金作为全队最早回来复训的人,还真的给他们带了好吃的。

小打野和小辅助在拿到吃的东西后,乖乖地说了一句:“谢谢马哥。”最先带头的逗比中单已经拿起手机和他们的粉丝头子炫耀起“这是马哥给我带的零食。”

陈宇浩看着一桌子似曾相识的包装袋,想:嗯,这个牛肉干是李汭璨喜欢的,那个黑糖饼是田野喜欢的。

请不要误会,并是不耗神突然开始想念EDG了,而是韩金带回来的这些东西的确是赵志铭以前经常带的家·乡·特·产!

仿佛为了验证他的猜测。逗比中单在客厅隔着大老远地问道:“马哥,这是哪里的特产?”

“广东的。”

韩金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慵懒,轻飘飘的尾音让阿光怀疑金泰相是不是真的能听清。但他显然低估了RW的头号马吹的实力,金泰相已经准确地把答案传给了自己女友。

“马哥说是广东的。”

很好。

“马哥,你自己买的吗?”小打野啃着牛肉干一脸好奇地问道。

“朋友买的。”

朋友?隔壁队那个苏姓的萌妹中单吗?

所以走的晚回的早根本是因为今年WE的假期短吧。

陈宇浩咬了一口手里的紫菜饼,嗯,太甜了。

“腿哥,兮夜和司马一直是这样的吗?”全明星集训期间被喂了一肚子狗粮的麻辣香锅悄悄对亲家队队长发问。

“啊?什么样?”还在看复盘的957一脸茫然地看着隔壁队打野。

“就,表面装不熟,私底下秀得飞起啊。”香锅指了指和田野窝在一起看动漫的苏汉伟。

“对啊,这样多省心。”柯队长笑得温文尔雅,“不装不熟,那不是分分钟都在出柜边缘试探?”

刘队长想起了自家结婚照满天飞的中单和替补ad、动不动就和隔壁队替补辅助表白的ad大腿、连ID都要和别人家打野情侣的唯一辅助,同样都是谈恋爱,你看别人家的多懂事!

爱一个人是藏不住的,只能麻烦朝夕相处的各位多担待了,毕竟单身狗没人权,不是吗?


006.关于吃醋

苏汉伟是个直白的孩子。

他常常会把吃醋两个字挂在嘴边。

“阿马,你戴眼镜的样子太好看了,不给别人看好不好,我会吃醋的。”

“阿马,你现在粉丝越来越多了,我很有危机感啊。”

“阿马,Doinb要和我抢马吹头子吗?”

“阿马,你又和平野绫双排!”

......

韩金也熟悉苏汉伟的小情绪,并不是真的介意,只是变着法儿的想要听韩金说些好听的。

“那你陪我去配隐形吧。”

“你当粉丝头子好吧。”

“他抢不过你,你可以用熊把他砸晕。”

但是说到平野绫,这大概是韩金在苏汉伟面前最没有底气的一点。

韩金对平野绫并有任何超出朋友之外的情感,只是在苏汉伟一次又一次的提及之后多少又有些担心,担心自己和平野绫过于要好的关系是不是真的让苏汉伟感到不安。

俗话说,屋漏偏逢连夜雨。越怕什么越来什么,韩金怎么也没想到那天和平野绫双排的时候,那个被他喷的不停卖平野绫的中单是苏汉伟的小号。当平野绫在YY里对他说:“司马,他们说那个是兮夜的小号。”的时候,韩金只觉得浑身冰凉,手指僵硬到没有办法操作。

他第一反应就是给苏汉伟打电话,但是苏汉伟没有接。

这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情。

他在QQ和微信上给他留言,苏汉伟没有回。

他给向人杰打了电话,那个很凶但是很疼苏汉伟的的打野冷冷地告诉他,“小伟很生气,现在不想接你电话。韩金你可能了!为了平野绫骂小伟是吧,真当我们WE没人了是吧!”

韩金很委屈,这只是个意外,只是太过巧合,巧合到无从辩解。

苏汉伟是第二天才回韩金电话的。

韩金甚至都来不及解释,苏汉伟就先发制人了。

“韩金,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昨天卖平野绫的人不是我,是有小主播想套路你,你怎么办?”

“香锅才出事。你是嫌钱太多还是嫌黑粉不够多!”

苏汉伟的生意很严肃,态度很认真,但是话尾黏黏的尾音让韩金的心软成了一片。

这样心里只有他,眼里只有他的苏汉伟太招人疼了。

韩金恨不得立即买张机票飞到他面前,抱抱他,再亲亲他,然后把他搂在怀里,告诉他不要生气,他以后会注意的。

“小伟,我爱你。”千万般情绪最后只化成了这样简简单单的一句表白。

“嗯。”电话这头的人红了脸。

韩金虽然寡言但是足够聪明,他知道如何把自己的心意和在意准确地传递给苏汉伟。

他知道吃醋是因为不安,所以他给的爱温柔而坚定,足以抹平所有因为距离和胜负对立带来的所有不安因素。

韩金会吃醋吗?

如果你问苏汉伟,大概会得到一个否定的答案。

如果你去问本人,大概会因为搞事而直接被拉黑。

什么?你说那场比赛为什么司马老贼的大嘴没有用常用的帝王斑蝶而是用了狗子的皮肤?

手滑点错了而已,和对面队伍里那个ID以M开头的AD没有任何关系。








评论(5)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