吟风之域

【哨向】尘埃星球 (中)

【国际三禁】


【OOC是我的,他们只属于他们自己】


【哨向世界观,有微量修改】


【灵感来源自电影《遗失战境》】

————————————————————————————————

韩金驾驶着机甲降落在东部边塞的时候,外号“小甜豆”的向导史森明站在停机坪上等他。


RNG三个月前换防到东部边塞,其实就是为了“伊甸园”计划做准备,因为通往古地球的唯一跳跃点——δ跳跃点就在东部边塞的控制范围内。当然直到韩金降落到这里,RNG的成员们仍然不知道他们真正的任务。


韩金一走下机甲,一只浣熊就摇摇晃晃地扑到他的腿上。不习惯触碰别人精神体的韩金僵在那里,下意识地招出了自己的雪豹。


脾气暴躁的豹子对着向导的精神体发出低吼,随时准备着扑上来咬断它的喉咙。


迷迷糊糊的小浣熊却似乎浑然未觉危险的临近,摇着大尾巴围着漂亮的雪豹打转。


奇怪的是,刚刚还气势汹汹的雪豹只是用爪子轻挥开靠近的浣熊,并没有进一步攻击。


“马哥,不要这么冷漠嘛。我家Rang只是想你家到到了。”小向导看着两只精神体的互动笑弯了腰。


听到有人喊自己的名字,雪豹的原本机警的眼光慢慢柔和下来,小浣熊再次试图接近的时候也没有被挥开。


韩金的雪豹原本有一个威风凛凛的名字。


当年在预备队还没开启自闭模式的韩金也会在训练时喊一声“Jhin”来指挥自己的精神体。


当时还是韩金的搭档的苏汉伟总是开玩笑说,马哥喊“Jhin”的时候好像在对敌人喊“午时已到”,然后就自作主张地开始喊那只小豹子“到到”。


后来,日渐内敛的韩金和精神体磨合得越来越好,也就很少喊自己精神体的名字;倒是苏汉伟乐此不疲地喊着“到到”,以至于很多人以为“到到”就是韩金精神体的名字。


再后来,一起训练的哨兵向导们走的走、散的散;那只曾经还会卖萌的小豹子越来越像他的主人,变得倨傲而冷硬;那个原本已经被很多人遗忘的名字因为会出现在各类文书上偶尔还会被提及,而那个曾经被很多人熟知的外号却渐渐不再被提起。


韩金看着自己躺平任撩的精神体,无奈地看了一眼史森明,开口道:“太无聊了吗?”


“我是来传话的。”史森明把自己的精神体唤回自己身边,笑得像个小傻子,“君泽在实验室,他说你一降落就请你过去找他。”


韩金带着自己的精神体走向实验室的时候,听见史森明站在原地喃喃说道:“原来任务是这个啊。”


韩金通过重重验证走进东部边塞实验室,走廊上安静得只能听见自己的脚步声,左边巨大的玻璃墙下是忙碌的科研人员。而严君泽的办公室就在走廊的最尾端,直接连通着机甲库。


“来了?”听到门打开的声音,埋首在屏幕之后的严君泽抬起头,和韩金打了个招呼,示意他做到自己对面。韩金接过严君泽递过来的光脑,正好看到他屏幕上机甲的三维模型。


“你亲自做机甲检测?”


“恩,把提伯斯交给外面那些废物我不放心。”严君泽头也不抬,专注地检查屏幕上的数据。


地球时期权威的星体物理学专家,超级机甲“提伯斯”号的主设计师,“伊甸园”计划首席科学顾问,东部边塞守备官,δ跳跃点构建任务首席工程师,他从来都有狂傲的资本。


严君泽这样的人本来应该留在科学院总部,可偏偏自小生活在哨兵塔里和科学院的老头们不对盘,就乐得被发配到东部边塞“自立为王”。


韩金一面听着严君泽的碎碎念一面漫不经心地滑动光脑浏览严君泽收集的关于地球的数据,嘴角弯起一个弧度划出一个冷笑。


毕竟他也很看不惯科学院的老头们磨磨叽叽的作风。“对了,还没问你,驾驶提伯斯的感受。”


韩金的机甲是他觉醒为黑暗哨兵之后更换的。对于精神阈值要求极高的超级机甲在韩金觉醒之后终于找到了它的主人。


“灵敏度的确是比之前的都要高。”韩金说话慢悠悠的,“作为单兵装备,对于提高作战的准确度和灵活度还是很有帮助的。而且据说它还只是半成品?”


“还不是那帮老头。”严君泽说起科学院的时候,语气中满是不屑,“提伯斯三型的性能是现在这台二型完全比不上的,只可惜但是那帮老头坚持认为没有人能够激活它,把它遗留在地球。不知道你觉醒之后他们有没有后悔。精神阈值超过三百的哨兵,简直就是三型机完美的主人。”


高级机甲对于驾驶人的精神阈值要求极其严格。像严君泽这样普通人精神阈值最高也不过200,只能驾驶中级机甲;觉醒的哨兵和向导精神阈值普遍在220左右,地球时期最优秀的哨兵LPL.Weixiao、LCK.Faker,他们的精神阈值是当时人类的峰值,也不过260。


韩金现在驾驶的提伯斯二型要求匹配的精神阈值在270-280之间,三型机的匹配阈值是在300左右,对于当时的人类来说的确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韩金,你知道吗?我都快记不清兮夜长什么样子了。”严君泽看着屏幕上的机甲模型,自言自语一般地说道,“我记得我最后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我跟他说我一定会把提伯斯做出来,那时候他才刚刚觉醒吧。二型机出来的时候我本来提议让你和兮夜来测试的,可是老头子却说你的精神阈值不如Faker,就换成了Faker和Peanut。三型机出来之后,他们两个配合也无法达到匹配阈值,实验计划就搁浅了。说起来,兮夜他还没亲眼看到过提伯斯。”


韩金抬头看着已经沉浸在自己的思维中的严君泽。


就如同现在越来越少人记得韩金那只小豹子曾经有个萌萌的外号一样,越来越少人记得科学怪人一般的严君泽和超级向导兮夜才是真正意义上的青梅竹马,越来越少人知道提伯斯号的名字和夸张的涂装源自于地球时期那个古老的童话,而曾经被认为是天方夜谭现在成为人类骄傲的提伯斯号超级机甲源自于两个小孩子懵懂的幼年记忆。


战争是一把利刃,每个人的心头都有它留下的伤痕。


“君泽,我会带他回家。”素来寡言的韩金用一句承诺代替安慰,“和提伯斯一起。”


“对了,你的资料上说地球上有严密的电波防护网是怎么回事?”从悲伤的情绪里缓过劲来,严君泽的资料上关于地球表面的资料引起了韩金注意。


严君泽坐直了身体,说道:“在伊甸园计划确认启动之后,我们多次利用卫星探查试图了解现在地球表面的情况,但是卫星的信号波段全部被来自地球表面的电波防护网屏蔽了。同时,RNG在巡逻的时候也发现,在距离地球32星里的地方,有一颗来自泰坦的人造居住卫星,表面也有同样的防护网。”


韩金摩挲着自己左手的中指,半晌才说道:“可能我一落地就会直接和泰坦人遭遇?”


“韩金,执行了自毁程序之后,地球还有什么值得泰坦人惦记的东西。”严君泽说得很慢,可每一个字都像是一把刀插进韩金的心里。


“你应该明白这是一项非常严重的指控。”韩金素来冷漠的脸上蒙上了愠色,紧握的双手暴露出青筋,“星舰自毁,核弹覆盖,没有人能够幸存。”


严君泽毫不无惧地直面韩金的怒意:“那么泰坦人在藏什么?一个了无生意的地球?”


他们都清楚,如果当年留下来断后的四支战队不是真的全部自毁,那么哨兵塔在新兴星球的话语权就会全面被科学院压制,打着烈、士的旗号花费甚巨的“伊甸园”计划一定会被叫停。科学院为了打压哨兵塔会无所不用其极,他们这些在战争中牺牲巨大的哨兵向导就会陷入极其艰难的境地。


严君泽突然起身握住了韩金的手,一枚小小的芯片被放进韩金的手中。


“我们只能帮你撕开防护网三分钟,你必须准确地从指定坐标进入地球。RNG会帮你吸引开火力。记住只有三分钟。”严君泽拍了拍韩金的肩膀,在他的耳边压低了声音接着说,“你离开这里之后把它植入提伯斯的通信中枢里,和【我】的通信只能从这里走。”


严君泽打开了直通机甲库的门,RNG的哨兵们已经整装待发。随着一声出发的指令,提伯斯号和RNG的机甲一起飞向无垠的宇宙。


泰坦星球的防卫火力被四散开的机甲吸引走,韩金冷静地校对坐标切入电波防护网进入大气层,沿着他曾经无比熟悉的路径重返地球。


距离地表越近,韩金越能看清现在地表的情况,没有曾经熟悉的高楼大厦,绿意生机,只有一片死寂。


提伯斯号的外部环境监测表上持续标红的核辐射指数也在证明着这一点。


12个核导弹基地的48枚核弹无死角地覆盖整个地表,这就是哨兵塔制定的撤退计划中最惨烈的一环,太阳系中唯一的生命星球的自毁程序。


韩金驾驶提伯斯号朝着WE星舰陨落的坐标前进,就在这时战斗警报突然响起。韩金灵活地躲开一束激光炮,调整战斗姿势发射导弹。


一架泰坦星球的无人机在火光中应声坠落。


但这并不意味着危险的解除,扫描图上显示出了不下10台的无人机正在向他靠近。


韩金调动起所有的精神力准备迎战。


与此同时,一个通讯请求出现在他的视窗面板上。韩金犹豫了片刻,敏锐地察觉到原本正在向他靠近的无人机都停止行动。


在他同意通讯的一瞬间,出现在他视窗上的人让他真真正正地愣住了。


“你是什么人?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圆圆的娃娃脸,可爱的栗子头,软软的小奶音此刻带着警惕,灵动的猫眼看着他的时候充满着审视和疑惑。


半晌,韩金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带着难以抑制的颤抖。


“小伟?”




——————————————————————————————

复健期的成果,大家将就着看吧。。。。

评论(2)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