吟风之域

【马夜】同居三十题

【国际三禁】

【OOC是我的,他们只属于他们自己】

———————————————————————————

【设定:小伟退役后留在WE当教练,马哥重新开始读书】

1 相拥入眠

从基地搬出来的时候,苏汉伟的各种玩偶装了满满两个箱子。韩金看着苏汉伟把轻松熊放到床上的时候,撇了撇嘴开口问道:“你晚上要抱着它睡?”
“是啊。”
韩金靠着卧室的门框,懒洋洋地看着苏汉伟,说道:“我和它,选一个。”
苏汉伟看了看手上的熊,又看了看韩金,“我肯定选阿马啊~”

晚上睡觉的时候,韩金把苏汉伟抱在怀里。小孩乖乖地靠在他的胸口,暖暖的、软软的,刚好是他怀里空出的形状。

2 一同外出购物

退役之后,两个人决定在西安安家了。因为苏汉伟留队转教练的缘故,买房、装修都由韩金一手包办。趁着下一个春季赛还没开始的休赛期,两人一起给新房添置家具。
“阿马,沙发要这个吧,坐着躺着都很舒服~”
“好。”
“阿马,买这种书桌吧,可以并排放两台电脑。”
“行。”
“阿马,你的书架要哪一种?这个可以多放一些,那个不容易沾灰。”
“都好。”
一大早被苏汉伟拖出来,美其名曰帮他们参谋的柯昌宇默默地跟在他们身后,偷偷地拍了一张照片,发了朋友圈。
[图片]
暴走的(划掉)霸总·司马老贼,和他的我妻由乃。

3 半夜一起看恐怖电影

韩国新上映了一部恐怖电影,赵志铭和李汭璨看过之后就安利给了苏汉伟。
“我不能让赵志铭那个粗森笑话我!”
胆小人怂的苏老板撒娇耍赖差点儿打滚儿拉着韩金陪他看。
虽然韩金对恐怖电影没有多少兴趣,但是当苏汉伟主动扑到他怀里并且在此后的三天里都跟着他寸步不离的时候,韩金觉得不当人的赵志铭偶尔还是会做人事的。

4 一方的起床气

韩金的起床气相当严重,和他做过舍友的人都知道。虽然平时马哥也是一副面无表情的自闭脸,但是晨起的时候周身的低气压是相当恐怖的。通常要吃过早饭,打上两把rank,警报才会解除。
作为韩金的同居人,苏汉伟却从没见识过韩金的起床气。
韩金通常会比苏汉伟更早醒来,看着他怀里睡得香甜的小孩,什么气都没有了。

5 做饭

作为广东男人的被动技能,苏汉伟做的一手好饭。
除了陈圣俊念念不忘的炒饭,他还会做不少的潮汕菜。和韩金回过几次老家之后,连湖南菜也能做上几道。
因此在跨过了25岁大关时候,被养得很好的韩金肉眼可见的胖了一些。
韩金是不会做饭的,唯一掌握的喂饱自己的技能是泡面。自从苏汉伟不是什么时候患上了胃病之后,韩金就和苏妈妈学会了煲各种汤水。
所以,立志要在退役之后好好减肥的苏老板还是一颗圆栗子的模样。

6 大扫除

“阿马,你要大扫除怎么不等我放假啊?”
“我一个人做更快一些。”

7 浏览过去的相片

苏汉伟退役的时候,村长送了他一本相册,里面是苏汉伟从出道到退役的照片锦集。
从穿着WEA红色队服的小黑豆芽,到意气风发的圆栗子;从仰望天空的失望的脸,到漫天金雨中的拥抱。这是苏汉伟的青春,那一抹红色相伴始终。
“阿马,你看!村长居然私藏了这么多我们的合照!”
许多张从未公开过的照片,记录着两个人在后台的互动,韩金的脸上是不用四舍五入的笑脸。
“还好只有村长拍到了,这样的阿马绝对不要给别人看!”

8 吐槽对方的生活习惯

“阿马是20多岁的人过着50多岁的生活,老年人!”

“小伟,你再买玩偶,家里真的装不下了。”

9 相隔两地的电话

主场制实际之后,一个赛季有大半时间都要全国各地飞。重新开始学生生涯的韩金只有在放假的时候才能享受一下家属福利。
“阿马,飞机又晚点了。心好累。”
“乖,起飞给我电话,我去接你。”
“嗯~”

10 早安吻

苏汉伟一直以为韩金不是那种黏黏糊糊的人。
某天早上苏汉伟难得地被韩金的闹钟叫醒,还没睁开眼就感觉到嘴唇上软软的触感——浅尝辄止的一个吻。
“早安,宝宝。”

11 替对方挑衣服

苏汉伟喜欢给韩金挑衣服。
韩金瘦瘦高高的,如同一个衣服架子,穿什么都好看。
“阿马,陪我去买西装吧。”
“去年的扣不上了?”
“(つД`)ノ张伟说我像偷穿大人衣服!”
韩金看着苏汉伟如同逆生长的小圆脸,为自己的幸福着想还是把“你穿哪套西装都像偷穿大人衣服”这句话咽了回去。

12 讨论关于宠物的话题

苏汉伟养了一只猫。
一只血统纯正的英短蓝猫。
和WE基地那几只活成精的喵大爷不同,这只小猫的日常就是咬自己尾巴和撞玻璃。
在它逐渐成为官博新宠的时候,突然销声匿迹了。
“苏老板把它抱回家了。”456在直播的时候说道,“苏老板说他女儿不能被我们几个大老爷们霍霍。”

韩金养了两只猫。
一只爱咬自己尾巴和撞玻璃的,另外一只经常熬夜不按时吃饭还爱撒娇。

13一方卧病在床

西安的昼夜温差很大,换季的时候尤为明显。
韩金平时总是提醒苏汉伟记得增添衣物,结果自己却中招了。
“阿马,还难受吗?”苏汉伟端着煮好的粥走进房间。
“好多了。”韩金接过粥,满满地喝掉。
苏汉伟用手试了试韩金额头的温度,“还有点儿烧。”然后在韩金的唇上亲了亲,是甜甜的小米粥的味道。“阿马,亲亲就不难受了。”

第二天,韩金的感冒好了,苏汉伟却病倒了。

14 午睡

难得的假日,苏汉伟在书房开无声直播,韩金在旁边看书。
从文字的世界回过神,韩金突然意识到已经好一会儿没有听到键盘声了。转头,看到苏汉伟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下播了,正趴在桌子上睡得香甜。
韩金把苏汉伟抱到卧室,被打扰的人也只是咂巴了几下嘴,没有丝毫转醒的意思。
韩金亲了亲苏汉伟的脸颊,冬日的阳光洒进房间,一室静谧祥和。

15 帮对方吹头发

“阿马,我帮你吹头发吧!”
“手一直举着,不累吗?”

16 出浴后的怦然心跳

不存在的,任何时候看到他都会怦然心动的。

17 庆祝某个纪念日

今年,苏汉伟的生日刚好碰上了比赛日,还是在RNG的北京主场。赛后以史森明为首的一众RNG队员来到客队休息室,撺掇今天的寿星佬请客。
“粗森,我生日难道不是你请我吗?”
“嘿嘿,你不请有人请啊。”史森明笑得人畜无害。
苏汉伟顺着史森明的目光看过去,就看到风尘仆仆地站在门口的韩金。
“阿马!你怎么来了?!”苏汉伟愣在原地,傻傻地问。
“生日快乐啊,小伟。”韩金揉了揉苏汉伟的头,不顾休息室里众目睽睽把他抱进自己怀里,“答应你,每个生日都要一起过。”
WE&RNG队员:告辞,打扰了。

18 接对方回家

为了备战季后赛,战队加了一场晚上11点的训练赛。等到分析总结完,苏汉伟都要到凌晨才能回家。
不放心自家小孩走夜路的韩金便每天到基地接苏汉伟下班。
“韩金啊,你们每天这么来来回回多累啊,还不如一起住基地。”兽EO端着一碗刚出锅的面条,对每天准时出现接苏汉伟的韩金说道。
这厢韩金还在考虑可行性,那厢苏汉伟已经跳起了脚:“张伟,别想抓阿马当免费劳力!给钱谢谢!”
果然气质这种东西,一脉相承。

19 离家出走

苏汉伟和韩金吵架了。
准确地说,是苏汉伟一个人在闹,韩金还是衣服不冷不热的自闭脸。苏汉伟好像一拳打到棉花上,有气发不出来。
一怒之下甩门离家出走。
苏汉伟在西安深秋的街头走了一会儿,发热的脑子在寒风中渐渐冷静下来,忍不住在心里埋怨自己:你又不是第一天知道韩金是什么样的人,到什么时候不是一副自闭脸,跟他生什么气!
可是真的走到家楼下的时候,苏汉伟又犹豫了起来。刚才那么帅地离家出走,现在这样灰溜溜地回去也未免太没面子了。
他坐在自家小区里的一个花坛边,一边抠着手,一边自我斗争。
就在这个时候,一件羽绒服从天而降把他裹住。他抬起头,就看见韩金喘着气站在他的面前,额头上还有一层薄汗。
“怎么喘成这样?”看着这样的韩金,苏汉伟一下也不生气了。
“怕你迷路。”

20 一个惊喜

所有人都知道苏汉伟有很多玩偶;很多人知道苏汉伟最喜欢的是经常出镜的三兄弟。
但是只有老一批的WE队员知道,苏汉伟最喜欢的玩偶是一只从没出过镜的超大尺寸的提伯斯熊,一只从上海寄到西安的提伯斯熊。
只有苏汉伟知道,当他拆开快递的时候,提伯斯熊手上绑着一张卡片。这张卡片至今仍放在他钱包的夹层里。上面写着:提伯斯陪着安妮,我陪着你。

21 屋顶上看星星

他们没有在屋顶上看过星星。
但是他们曾经在华山之巅的星空下交换过亲吻。

22 一场飞来横祸

苏汉伟说今晚住在基地。
柯昌宇说今天陈圣俊回来探亲。

23 讨论关于孩子的话题

春节的时候,韩金陪苏汉伟一起回了汕尾。

家里的小侄女一看到他,立刻就围着小舅舅撒娇。

看着对小侄女有求必应的苏汉伟,韩金的嘴里泛起了一些苦涩。

“小伟,喜欢小孩子吗?”

晚上回到房间,韩金突然发问。

苏汉伟无措地站在原地,呐呐地反问道:“阿马喜欢小孩吗?”

韩金知道自己吓到苏汉伟了,走上前把他抱进怀里,柔声道:“你要是喜欢……”

话还没说完,怀里的人儿就打断了他:“不喜欢!我只喜欢阿马!我只要阿马就够了!”

韩金的软了一片,亲吻着小孩儿的发旋,回道:“我也只要宝宝就够了。”

24 因恶劣天气被困在家里

因为突如其来的暴雨,韩金学校听课,苏汉伟也没有办法去基地。
在家里无所事事闲逛了半个上午的苏老板突然良心发现开了直播,并且和消失许久的司马老贼开启了双排之旅。
中单带TP,打野只抓下,辅助闪现挡枪、追着给盾。
ADXiye表示,今天的游戏体验100分。
第二天,被粉丝安利了苏老板的直播录像的峰峰一边看视频一边撅着嘴问身边的AD:“阿熙,你什么时候也能给我当波狗啊。”
小姚看着今天一天没敢坐下的苏老板,笑得神秘莫测:“现在就可以啊。”

25 喝醉

苏汉伟的酒量约等于没有。庆功宴上被向人杰按着灌了两杯,整个人都开始飘忽起来。
等到韩金来接他的时候,苏汉伟正眼神迷离地挂在柯昌宇身上。
在柯昌宇的帮助下,韩金把苏汉伟送到了宿舍。正想转身给他拿衣服帮他换上,苏汉伟却软软地揽住他的脖子,用甜甜得冒奶的嗓音在他耳边说:“阿马,我好喜欢你。”
第二天,下不来床的苏老板一边享受着韩金的按摩,一边暗暗发誓,绝对再也不碰酒了!

26 无伤大雅的小打小闹

苏汉伟觉得,也许在韩金眼里他就是个大型玩偶,时不时捏捏脸,动不动揉揉头。

“阿马,你再捏我脸我就生气了!”电竞萌妹挥着拳头毫无威胁地警告。
反而是被韩金握住手腕拉到怀里变本加厉地蹂躏。
毕竟田野说过,“你个虚胖的小矮子跟我马哥根本不是一个重量级的”

27 穿错衣服

陈博到西安玩的时候,约了韩金一起吃饭。
写论文忘了时间的韩金出门时随手抓了一件T恤套上。
于是…
陈博看着韩金胸前举着铜锣烧的哆啦A梦笑得一脸暧昧。

28 一方受轻伤

“帮你洗头?”

“好~谢谢阿马~”

“帮你洗澡?”

“不……不好吧,我就划破了手。”

“水进去也会疼。”

“那……好吧……”

第二天,手痛变成腰痛的苏老板趴在床上哼哼唧唧地表示: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29 意外的求婚

又是一年洲际赛。

又是在台湾。

又是LPL捧起了奖杯。

韩金作为家属和苏汉伟同其他三支队伍的教练组站在一起。

舞台上,意气风发的少年们举起了奖杯。

舞台下,韩金突然从口袋里拿出一个黑色的盒子。

苏汉伟似乎有所感应,灵动的猫眼里已经泛起了泪花。

“小伟,你愿意,和我结婚吗?”

“我愿意。”

洲际赛赛后,一村的微博更新了一张图片。图片上一双手正在给另一只手的无名指戴上戒指的特写,背景是欢呼的人群、漫天的金雨、发光的奖杯。

30 滚床单

司马老贼的小黑屋,了解一下。

———————————————————————————

洲际赛贺文,LPL牛逼!!!

WE的少年们也要加油啊!

那一抹红色是要照亮未来的!

评论(7)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