吟风之域

【哨向】尘埃星球 (上)

【国际三禁】

【OOC是我的,他们只属于他们自己】


【本章CP预警:马夜、壳花、杰宝、驼妹、狗蛋、腿麻】


【哨向世界观,有微量修改】


【灵感来源自电影《遗失战境》】

———————————————————————————

楔子

公元2673年

在第一个人类哨兵觉醒之后的50年,全球各地建立起哨兵塔,组成以LPL、LCK、EU、NA四个哨兵塔为主的全球防卫体系。

公元3033年

泰坦星球与地球的星际战争全面爆发。

由于宇宙虫洞的存在,这场战争没有延伸至两个星球本土。

由于先进的机甲技术和哨兵的超强能力,人类在这场战争中占据上风。

公元3052年

泰坦星球的星际导弹利用星际跳跃点越过虫洞的阻碍,摧毁了地球的防卫卫星。

地球本土受到战争威胁。

公元3053年元旦

“撤离地球”行动启动。

四个哨兵塔分别留下一只精锐行动队执行断后任务。

公元3053年7月20日

最后一支断后行动队LCK.SKT与LCK Tower失去联系。

断开联系前,SKT前敌指挥Faker留下的最后一条信息

“由于无法摆脱敌人前往新兴星球,SKT决定执行自毁程序,并炸毁通往新兴星球的星际跳跃点。”

翌日

哨兵塔指挥部发布公告

停止使用公元纪年,启用星球历纪年。




韩金找到喻文波的时候,年轻的哨兵正在把自家向导按在树上亲得缠绵。

敏锐的小向导在韩金走进安全距离的时候就立即竖起了保护屏障。被打扰到的喻文波一脸不爽地转过头,看到韩金,立刻放开怀里的人儿,立正站好。

“韩将军。”两个小孩儿齐齐问好。

韩金站在他们五步之外,一只漂亮的雪豹懒洋洋地在他的脚边。“后天的任务,我代你去。”

“是!”感觉到身边小向导疑惑的目光,来不及解释,喻文波只能硬着头皮回答。

把他们的小动作看在眼里的韩金朝他们点点头,离开之前又说了一句:“阿水,你别欺负宝蓝。”

小向导红了脸,一拳砸到哨兵的肩膀上。年轻的哨兵握住向导的手,把人拉到自己怀里。

离开的韩金用余光扫过两个年轻的后辈,嘴角弯起了一个不易察觉的弧度。

“年轻,真好。”他想。

“杰克哥,你要出任务我怎么不知道?”小向导的眼睛亮亮晶晶的,看似纯良实则危险地看着自己的哨兵。哨兵出任务一般情况下要带着向导,即便是不方便带着向导的特殊任务也需要向导签署精神评估报告。作为已经和喻文波完全结合的向导,王柳羿没有理由不知道他的任务。

喻文波收敛了神色,双手捧住王柳羿的脸一阵乱揉,说道:“蓝哥,一级机密啊。”





陈博坐在童扬的对面,看着自己面前的文件,神色凝重:“童队,我不能签。”

童扬的神色淡淡的,声音一如即往的温柔:“小平,韩金是自己请缨,你不签,我也要签的。”

“童队,马哥是我们唯一的黑暗哨兵!派他去代价太大了!!”

童扬微笑地看着激动的陈博,精神触角温柔地伸展出来包裹着陈博的识海,安抚着他的情绪。

直到陈博平静下来,童扬一边抚摸着窝在他腿上的博美犬,一边对陈博说道:“小平,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是兮夜走后,司马他一直在拒绝其他向导。”

看到陈博想要反驳,童扬连开口的机会都没给他,“你应该清楚,兮夜和他完全结合过,司马的精神域也拒绝其他向导的进入。他觉醒为黑暗哨兵之后,连你也进不去他的意识海,根本没有人能够给他进行精神评估。所以今天你不签,我会拿给田野签,他不签也还有其他人,都不签最后我也会签。”

更高等级的向导施加的精神压制让陈博不得不屈服。而且他也清楚,重返地球是他们退守之后一直在计划的事情,并不会因为他的签字而改变。





韩王浩看着手上的通知书,默默地合上了文件夹,看着围在他身边一脸担忧的哥哥们,问到:“是不是因为他是黑暗哨兵,所以才能取执行这个人物?”

“王浩啊,不要想了。”姜帆贤把已经红了眼睛的弟弟搂到怀里,却不知道应该如何安慰他。

“京浩哥,你说Smlz要去接Xiye回家。可是那一天,我也没送相赫哥离开啊。”韩王浩把脸埋在姜帆贤怀里,努力压抑着哭腔。

韩王浩话音未落,在场所有人都红了眼。撤离的时候,KZ奉命驻守第一跳跃点,并不在地球本土。这场旷日持久的战争里,来不及与爱人告别的从来就不止一个人。

宋京浩看着眼前哭倒在姜帆贤怀里的弟弟,走上前,捧起他的脸,对他说:“王浩啊,相赫其实有话留给你,你要听吗?”


韩王浩睁大了一双哭红的眼睛看着他。


作为当时最后一批撤离的人,宋京浩至今仍记得当时的场景。


因为LPL和LCK相邻的缘故,两个Tower最后一批人员是在一个场地同时撤离的。那一天,整个停机坪的上空被展开的太阳能帆板遮蔽住了天光。

他和其他准备撤离的LCK、LPLTower的人一起准备和SKT、WE的人告别。就在这个时候,六个穿着旧时战袍的人来到他们中间,那是曾经SKT的功勋队员张景焕。裴性雄和李志勋;还有三个,是只在课本上学到过的WE的功勋队员caomei、Weixiao和Fzzf。

宋京浩看见那个一直笑眼弯弯的哥走到SKT的队员中间,对着他们说道:“相赫、俊植、在宛啊,哥哥们留下来吧,你们把SKT的旗帜带着撤离吧。”

被点名的三个人当然不会同意。

于是那个一直很和蔼的哥走到裴俊植和李在宛的中间,一手搂住一个强行把他们往Kkoma那边带,一边念叨道:“你们这些小子是不相信哥吗?到了新地方把战队放到一群小崽子的手里我们怎么放心呢?Kkoma人年纪已经很大了,再替这些小崽子们操心下去就真的要单身一辈子了。”

那个平时很低调不怎么说话的哥,走到景焕哥的身边,对着李相赫说道:“相赫是不相信哥哥的实力吗?和俊植他们一起走吧。”

李相赫抬了抬眼镜,脸色沉静,对着张景焕和李志勋说道:“我知道我改变不了哥哥们的决定。但是景焕哥,我成为队长的时候你教会我的第一件事就是‘船长要与他的船共存亡’,所以哥,从来没有指挥先走的道理。”

说罢,李相赫把站在一边的年轻队员喊过来,“天空,你本来应该和预备队一起走的,现在你和俊植他们一起走。”

李相赫把他口袋里的一个带有SKT队标的星际罗盘拿出来交到天空手上,然后摸了摸那个孩子的头,说:“天空,这个是当初志勋哥交代我手上的,现在我把他交给你。以后要好好努力,知道吗?”

那个孩子郑重地接过星际罗盘,流着泪走到撤离的队伍中。

另一边的LPL似乎也在发生同样的事情。

被几乎所有现役哨兵奉若神明的Clearlove一边流泪,一边目送他的三个老战友登上WE的星舰。


那天撤离的时候,WE的人是坐着RNG的星舰走的。金赫奎告诉宋京浩,尹景變和UZI是已经完全结合的哨向伴侣,而957和Mlxg则是一对双哨伴侣。


“也许这是为什么留下他们的原因吧。”金赫奎用他软软的奶音说道。


突然想起了什么的宋京浩跑过去拦住即将登船的李相赫。李相赫看着他,在他发问之前,用修长的手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对他说:“我们永远在一起。”


宋京浩看着韩王浩的眼睛,用手点了点他的头,对他说:“相赫说,你们永远在一起。”




田野下了课,在食堂打了饭,站在LCK的办公楼下等着金赫奎下班。


当他看见现在LCK的几个高层一起从楼上走下来的时候,他隐隐知道有大事发生了。


“iko~”金赫奎快步走到他的身边,接过他手里的东西。


和金赫奎一起离开的时候,田野没有忽略被宋拖走的韩王浩不停往自己这边的张望的眼神。


“没有什么事和我说吗?”已经完全结合了的哨兵与他十指相扣,即使不用伸出精神触角他也能感觉到哨兵的心不在焉。


金赫奎停下脚步,在田野面前总是笑眯眯的脸难得严肃起来,“iko,你知道伊甸园计划吗?”


“那个重返地球的计划?”虽然离开一线,但是作为向导学校最权威的老师之一,这样的重大计划他还是知道的,“计划启动了吗?”


“你别说你要去!”田野睁大了眼睛。


“不是不是。”知道自己的向导被吓到了,哨兵连忙安慰道,“是有事要请你帮忙。”


“计划的执行者是LPL的人。在宛和王浩想拜托他,如果可以能不能把SKT的狗牌带回来。这个是相赫最后发回消息的坐标。”


田野看着手上金赫奎递给他的,被手汗濡湿的纸上面写着地球时期的坐标。


“去的人是谁?”


“Smlz”




当明凯推开WE战队的门的时候,柯昌宇和尹景變正在同禹景曦聊天。看见他进来,两个后辈起身向他敬礼。禹景曦坐在轮椅上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说道:“什么风把明元帅吹来了?”


“伊甸园的执行人出来了。”没有理会禹景曦的调侃,明凯看着房间里的三个人——现在WE战队的领导者,“是韩金。”


“韩金?他们舍得把黑暗哨兵放出去?”禹景曦语带讽刺。


明凯对他的态度倒是习以为常,大撤退时候禹景曦的精神状况一直很差,整个人也性情大变,除了对着WE的后辈有好脸色之外,对谁都是不冷不热的。


“韩金主动请缨……”


“主动?主动请缨就可以?那他们是嫌我废了?!”明凯还没说完,禹景曦就激动得一边拍着自己的腿一边质问道。


柯昌宇和尹景變噤声站在一旁,不敢参与前辈的谈话。


“若风!”明凯快速上前控制住若风的双手,“韩金说,他想去接兮夜回来。”


禹景曦红着眼看着明凯,说到:“如果不是我受伤,兮夜他本不用……”


“若风!”这回轮到明凯打断他了,“撤离那天,Eesyhoon原本想换下的是Faker,可是Faker没有下船,他说‘从来没有指挥先走的道理’。所以那天就算你在,兮夜也不会走!”


两个哨兵之间的剑拔弩张也影响到了房间里的第三个哨兵。


感觉到柯昌宇的情绪开始变得焦躁,尹景變连忙释放向导素,安抚房间里哨兵们的情绪。


原本还在针锋相对的明凯和禹景曦同时看向站在一旁的后辈。


带着圆圆眼镜的向导眯着眼笑得人畜无害。


明凯却无端想起了冯卓君曾经对他说过的话:“在这支WE里柯昌宇和尹景變是最被低估的两个人。其他人锋芒太盛,让人反而看不见这两把利刃。”


当年那支WE少有的拥有两位攻击型向导——苏汉伟和南东贤。


攻击型向导除了能给哨兵提供精神屏障之外,还能激发哨兵的潜能,提高哨兵的战斗能力。但是攻击型向导对于未结合哨兵的抚慰能力不高,换而言之,当哨兵的肾上腺素飙升之后,攻击型向导的向导素只能让他们更加好斗,甚至有的时候向导反而会受到哨兵的影响加入到战斗中。


如果同时拥有两位进攻型向导,他们对于哨兵的影响不是简单的“1+1”,而是几何式增加。


这也就是为什么攻击型向导对于哨兵的战斗力有卓著的提升,但是绝大部分战队只能接受一个甚至不接受他们的原因。


当时那支WE同时拥有两位进攻型向导,但是却没有一次任务或是训练出现过失控的情况,尹景變绝对功不可没。


而柯昌宇,他的神经灵敏度远远超过同等级的哨兵,可是他对于向导素的依赖程度却接近普通人。这是在来到新兴星球之后童扬无意间发现。


也许WE的人早就知道这一点,所以那天当魏汉东、高学成和冯卓君登船的时候,苏汉伟选择把WE的旗帜交给柯昌宇和尹景變而不是其他人。


明凯整理了一下情绪,对着屋里的其他三个人说道:“我就是来告诉你们韩金要出发了,到时候你们如果要去送就去吧,怎么说他也是WE出来的人。还有......”明凯再一次看向若风,“瑶瑶的检测结果出来了。她和他父亲一样优秀。”


魏汉东有两个女儿,万分之一的概率,他的大女儿觉醒成了比进攻型向导更少见的女哨兵。


“让她来WE吧。”


“她也是这样选的,明天风哥会送她过来。”


他们看着出生的孩子已经到了觉醒的年纪,继承着魏汉东血脉的孩子即将要穿上她父亲用生命染红的战袍继续战斗。


原来,时间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

评论(16)

热度(44)